跳至工具栏

妈说

 

我有一个神奇的妈妈,一个善良可爱的妈妈。

在妈妈面前,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回想挺小的时候,我是一个花见花开的帅哥,单纯可人。巧致的脸蛋里镶嵌着两颗大眼睛,又亮又闪又有神,鼻子大小刚好且梁高,在嘟润的娃娃脸上显得还算立体,然后反正长得挺好,就不一一刻画细节了,免得全都是特色,就无法彰显哪里才是重点。这样的自夸不能算不要脸,不过我也不能老是提当年俊,虽然还挺享受这样的真小人之感,可重点不得不说,那会儿我是真的听话,尤其是听妈妈的。

可真是遗憾,上帝把我的帅性滞留在了八九岁以前。早知如此,当年就该结识一个青梅竹马,搞不好现在还能与我常在,可惜以前没有这样的投资意识。

时间也白驹过隙,它慢慢的推移,我也来到了十一二岁的阶段。那时候的娱乐是多么简单,三五成一个组织,总是约好时间地点出来调皮,大伙都在探索刺激的意义,叛逆由此开始。于是以前还会进行文体项目的,改为偷偷摸摸进游戏厅和网吧。从紧张发抖到摸清路数,从贼眉鼠眼到老脸厚皮,从支支吾吾到顺口成章,从诚实善良到自圆其说,从积极上进到破罐破摔。那时候的潇洒虽然有时候是挨骂挨打挨批评换来的,但是一起犯过的小聪明是多么有趣味。互相在楼下拍巴掌打暗号的时代,互相甩锅和顶锅的死党仗义时代,一去不复返,也永远留在了班主任的评语里:希望你未来勇攀高峰,但做人要踏实!

妈妈那时候会伤心,压根不知道一向乖巧善良听话的我,怎么会变成一个“孽障”模样。用她的话说:“我已经成了一块废铁,烧不红,打不圆”。当时流行恨铁不成钢这句名言,结合一想,原来我都掉段了,自甘堕落不过如此。如果光阴可以倒带,我一定不会回去重新来过,至于为什么?无非是这样的假设根本不成立。

不听妈妈的话后,我变得像一只无头苍蝇,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怎么改变,有想过要改变自己放弃坏的习惯。说起我,她有太多眼泪,我无比的自责。她之前对我总是唠叨有加,而今只会偶尔嘘寒问暖。她之前的脸上总会浮现喜乐,而今不形于色一言不发的表情让我忧心。我真的意识到错误,奈何没有咬牙狠心痛改前非。

于是十五六七八岁的我开始有了意识和想法,认为上学不是唯一的道路让我变得有出息,所以自己骗自己的过了好几年。妈说:“我不希望你变成这样,但你如果考虑好了,你就按你的想法尝试。我已经无法左右你,但要记得不影响他人,分清是非和轻重缓急,愿你还是一个听话的孩子。”我已无法忘记,是她的目光和用心良苦的嘱咐,让我在年轻气盛一根筋的年头没有误入歧途,值得欣喜我还算不够过分,但很抱歉我没为了升学而努力。

在我高考完后的第一天,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我能猜到我大概分数是多少,没人比我更清楚。我和妈妈摊牌,告诉了这个十多年来的结果。妈说:“事已至此,但大学要上,我们不会对你放弃,你不能迷茫,因为你现在不是一个能下海吃螃蟹的人,不要想太多,好好的,大不了这几年我再多辛苦一些,我的愿望就是能够拉扯你们姊妹并供你们上大学。”再一次,刚长大成人不久的我,心底变得柔软,第一次彻头彻尾的被打动。懂事,从那天开始,我分析了值得留下的交集,摒弃了很多让我沉迷堕落的朋友圈,慢慢的变得不再像以前。

果不其然的高考分数,果不其然的要继续向前。还记得去学校临走时,妈说:“出了远门可要什么都靠自己了,但放心,有啥压力的和我们说,想吃啥告诉我,我给你快递过来。”总是这样的一瞬间,她像所有妈妈一样暖心,我总是不想离开我所生活的城市,但由不得我。

大学里的生活,和社会如出一辙,有浮云也有真实。那时候没有很想家,虽然有时候特别无聊,但能打发得过去,似乎每个男孩都会在寝室度过不知所云的一段游戏时光,似乎发展兴趣爱好成了最自由的状态,也似乎没有音乐细胞的人儿总想着背上一把破木吉他,在风中无情弹奏,献给那美丽动人的姑娘。现在来说,可真是浪费,要是那些年能多在图书馆看几本书,多结识几位有趣的灵魂,兴许能变得更聪明一点,出社会也不济盲目到无知。但谁的青春不都是带着点情愫过来的,姑娘从古至今不都是热议畅聊的话题吗?私底下,总在讨论这个姑娘好看,那个姑娘楚楚动人,像我这样油嘴滑舌的人,身边应该是不缺姑娘的才对。但每次跟我妈说,她会很欣喜,可能有一种幸好咱家的孩子不是没人要的感觉,高兴过后便是告诫。妈说:“可要对人家姑娘放尊重,听见了没!尊重人家,对人家好点,负责点…” 这样的话,老实说听过好几次,因为谈过几次恋爱,但每次妈妈都很认真,盼我多点成熟。虽然经历过了失恋失意,每次老人家那头的电话总是告诉我:“儿子,别在意,不用想那么多,妈相信你的眼光,你好好对人家了没?下次可要更成熟懂事一点,你才有竞争力,耐心等吧。”这大概是最好的安慰,也是最甜的良药,让我从来对爱情没有畏惧,我相信我下回一定会找到心上人。

如今我已工作,妈妈依然可爱开明,每每通话,总少不了一些笑掉大牙的暗示。妈说:“以后要是你找媳妇儿了,妈以后一定和她一条心,你的不对可就惨了,等着被收拾,然后媳妇儿做的不好就是你的不对”。我一脸不解,她娓娓道来:“你傻呀,你做得不对,肯定要承担,我批评你,你会有啥二话吗?你媳妇儿要是做得不对,我批评她,那你不就惨了吗,长此以往,我和她有了隔阂,你也没好日子过的。自古不就都这样!其乐融融不好嘛?”原来是我太笨,妈妈心地善良,总变着法子为我好,谈笑间也少不了戏虐我:“现在这个年纪,是真的该找了,以后二十七八了,哪还这么容易,你想想你会有这么多时间吗?”我只好默默佩服。

善良的人也有狠心的时候。独自在省城里日子,有时候还是苦的,熬不住的关头,想回家,扎心地想,无比地想。会觉得生活不该是这样子,接着在不忙碌的状况下,一个电话就过去了。我这样长不大的人,这么大了还不懂得报喜不报忧,真是不让人省心。容我可耻说句大男人也有委屈!妈妈每次都没好气的不愿接我电话“你回来干啥,不准你回来!继续上你的班,你在老家能做点小事儿就知足了吗?妈还是要指望你能撑起你自己。”每次有想过把步子迈大,沾沾自喜飘飘欲仙的时候,总想和妈分享。妈虽然不急着否定我,也不懂得我的工作是否顺利,但总在我说完后慢慢的对我说:“你要踏实点,能有点进步总是好的,可别一口吃个胖子,继续做好你的本分工作,虽然我也巴不得你多涨点工资,可你要为师傅好好效力,别老是飘起来,现在你还什么都不是。以后哪怕你能做出点成绩,好好呆着,别跑,你并不是替别人工作,你是在为你自己。”听完她的心里话,拨开云雾见光明,明知前路崎岖,也要咬咬牙,嘿嘿嘿的笑过去。其实妈哪里不希望我回家,其实狠心的背后,藏着的是显而易见的爱。

妈妈这辈子几乎没什么朋友,从来她都不去结交,自己却过得很自在自由。我也知道,像她这么温柔和蔼的人,朋友不可能交不到的。妈妈这辈子没多大梦想,也从不给我压力渴望我有多大能耐,自己却撑着很多,从不抱怨地操心劳累。我也知道,虽然她的全世界很小,但都用心给了家庭。我在她眼皮底下时,总批评我的缺点,向其他人夸赞我的优点,一辈子都指望我善良,从来的教育方式都希望我多吃点亏,只要我平安健康,愿我简简单单的工作生活就好,在家时多听话、多做事,出去玩了, 通知我按时回家吃饭。是她影响了我很多,可惜,我没做到的承诺也有很多。她的善良与鼓励,她的存在,像太阳一样,温暖着我的心房,照亮了我的灰暗,会指引我一辈子前行,越长大,我越不会让她失望。

Responses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