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工具栏

押礼先生

押礼先生在家乡的传统婚俗礼仪中是举足轻重的人物。押礼先生,就是新姑爷(方言读yi,一声)娶媳妇时,负责接送礼的人。押礼先生一般是男方家请的德高望重之人,既懂礼仪,能说会讲,随机应变能力强,说四言八句出口成章。当女方家亲朋好友故意提出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时,押礼先生自始至终应保持有礼有节,不失男方家迎亲的礼数又舌吐莲花挣回面子。据说有个地方,男方家请两位大学中文系老师作押礼先生。两位虽是体体面面的知识分子,但不懂当地风俗,到女方家过礼时,不知如何处理,手足无措,只能窘迫地站在堂屋中的家神菩萨面前发呆,很尴尬。引来女方不满,一位年过花甲老者站出来,客客气气地对两位押礼先生说:“你们两位先生,我出个问题,你们能答出来的话,今晚上的事情我帮你们打圆场;如果答不出来,那我也就没得办法。”老者慢条斯理地说:“请问二位,山药和洋芋一路栽下去,是哪样先生?”山药和洋芋在当地是暗指傻瓜。两位大学老师面面相觑,答不出来,引得一屋人哄堂大笑。

礼仪,是社会生活约定俗成的规矩。风俗,指的就是仪式和节日。仪式是“礼”,是有艺术性的。传统的礼,主要是婚礼和丧礼。节日就是春节、端午、中秋等,如果没有那么多的节日,我们的生活一定非常乏味。这些传统的风俗,会潜移默化让老百姓建立伦理道德标准,有是非善恶的尺度。《礼记》对婚礼有这样的表述:“昏礼者,将合二姓之好,上以事宗庙,而下以继后世也,故君子重之。家乡传统的婚俗就是周礼中六礼演化而来的,六礼具体指:“第一,问名,也就是正式提亲;第二,纳彩,也就是订亲;第三,约定婚期;第四,迎娶;第五,奠雁,就是雁前洒酒,即盟誓;第六,庙见”。

移风易俗后的新式婚礼,有些地方搞得让人哭笑不得。曾经有个周末的早晨,我从医卫路走到市人民医院交叉口那儿,看到一个男的赤着脚,穿着一条红短裤,满身脏的花里胡哨的,心里面想: 大清早就遇着个精神病,真是晦气。仔细再一看,原来人家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,原来是娶媳妇的新郎,误会了。我上课给学生讲段子活跃课堂气氛,解释恋爱两个字,我举例: 在京剧《捉放曹》中有句唱词是“这才是花随水水不能恋花”,余叔岩早年的唱片把其中“恋”字唱成luan;在《苏三起解》中有一句“想当初在院中何等眷恋”,梅兰芳也把“恋”字唱成luan。现在的简化字“爱”是把繁体字“愛”字的心去掉了,综合起来,所谓恋爱就是没有心的乱爱,这就可以解释离婚率居高不下原因了。现在好多地方结婚闹房,是瞎搞,有的真是俗不可耐。

小时候,我们住的是四合院,房子是狭窄而简陋的板壁房。多数人家奉行朱柏庐治家格言:“黎明即起、洒扫庭院、要内外整洁”。住在四合院的人们,平静安详,传统的社会,让你宁静,让你觉得忙碌中的闲适,小富即安的享受。冬腊月,地里经常是厚厚的积雪,虽然下不了地,但农村人也不得闲。有人家娶亲嫁女,一家的喜事就是一个寨子的喜事,村里男女老少都搭手帮忙。远亲不如近邻,谁家有个大屋小事,就是一个院子、一个寨子的事。七八十年代的婚姻,大多是有媒人撮合的,即使男女双方有了那层意思,也少不了请媒人按礼数办。很多人家都忌讳面对面的谈论儿女婚事,男方家会被认为不懂礼节,女方家会被认为无家规。媒人的第一步是到女方家“讨口气”。女方家有意的话,就会给媒人“放话”。“放话”,也就意味着女方有意愿了。等到女方“放话”后,媒人就会上门到男家“回话”,之后女方家就会转弯抹角到男方家实地看家境、看地方、看人才。男方家要准备毛巾,或者几尺布作为礼品打发。等到水到渠成,娶亲的时候,押礼先生就登场了。

六礼中,迎娶最隆重,现在这一古老风俗正逐渐消亡。到了女方家,押礼先生开始唱主角,进堂屋、摆礼、烧香、燃蜡、敬家神菩萨。这时女方家亲朋好友,左邻右舍在周围看闹热,礼物的多少代表男方家境与出手是不是大方。押礼先生在神龛前一边烧香点蜡,一边抑扬顿挫说四句,哄托喜庆气氛。说四句时,要押韵、顺口,吉利、喜庆,声音洪亮、吐字圆润、节奏明快。在烧香上蜡时念:“一柱宝香插炉台,不去求财财自来,高香飘飘上天界,天界将下五福来;二柱宝香插炉中,香烟化作九条龙,龙吐九珠归宅内,瑞气八宝满堂中;三柱宝香插炉心,早进金来晚进银,闲时烧香求富贵,今日烧香为婚姻。一对红烛亮堂堂,两盏明灯照两旁;一照人丁发富贵,二照家人保安康,三照六畜多兴旺,四照五谷堆满仓,五照鸳鸯结成对,六照鸾凤配成双,七照老少添福寿,八照六亲常往来,九照地久与天长,祖宗菩萨按位坐,保佑良缘大吉昌”。在过礼的过程中,女方亲朋好友中的高人会以四句同押礼先生比个输赢,男方家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,女方家都会拿押礼先生出气。这时候押礼先生只能赔笑脸,说好话,因为押礼先生重要的是讲“礼节”。押礼先生诙谐幽默,随机应变,不失礼仪应对很关键,不能让对方把自己搞得脸红脖子粗,下不了台。

发亲前,女方家会把大红大绿铺盖、箱箱柜柜的陪奁放在堂屋门前。押礼先生要负责指挥男方家背礼的人,吃完席后,首先装好陪奁的东西走在娶亲队伍前面。迎亲送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浩、唢呐吹得火红。送亲队伍,一般是新娘的婶婶、姑婆、嫂嫂、叔伯弟兄等。送亲的人将新媳妇送到男家后,先要坐在门外主人家事先准备的凳子上等,让一对新人拜堂仪式完成后,才能从大门进堂屋。此时押礼先生会端一盘瓜子给送亲的客人吃,当然嘴中会说:“一个盘子花又花,里面装的是葵花,大家都来抓一把,明年生个胖娃娃”。送四句中有诙谐调侃开玩笑的意思(我们方言讲说que话,不懂镇雄的方言,就体会不到妙处)。当然,送亲的在男方家受到的是最高的接待,睡最好的床铺,有人专门侍候茶水,吃饭坐第一轮席。

Related Articles

Responses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